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产品试用 >

麦锐王丛:偶像养成体系可复制需用工匠之心打造

发布日期:2021-11-25 00:57   来源:未知   阅读:

  与麦锐娱乐CEO王丛的采访约在下午两点。咫尺春三月,暖意渐浓,阳光铺满敞亮的办公室,让人不由染上几分倦意。但刚刚结束会议的王丛却显得神采奕奕,他衣着休闲整洁,短发利落,五官端正,丰神俊朗 ,身上透出的沉稳自信的气度让人为之侧目。

  这位在年初正式成立麦锐娱乐公司的年轻CEO,有着傲人的履历:美国杜克大学经济学硕士,曾任嘉实基金TMT行业分析师,以及华策影视副总裁、董事会秘书、首席战略官。

  从行业研究员,到影视行业高管,再到如今的创业者,王丛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又是在怎样的大环境下重起炉灶,在打造娱乐经纪公司上有何独到见解,以及对未来市场有何预测?

  2009年,国内传媒公司呈现良好的发展态势,股价持续上涨,传媒业作为新兴行业开始受到关注。但在当时,专门关注传媒业的研究员不多,对行业内的项目也不甚了解。从美国学成归来的王丛想从事股票研究的行业,机缘巧合之下进入了国内最大的公募基金公司之一的嘉实基金。领导把新兴的传媒业务交给了他这个新人。

  “那时候我们第一个问题就是研究这个行业比较基础的问题,比如:电影票房怎么分,游戏行业有什么玩法。这些虽然现在看来很简单,但大量的人都是不懂的。经过这么多年深入的研究,在一代又一代的研究员和投资经理的努力下,大家对于行业没有那么神秘了,帐算的比较清楚,对未来的判断才有了一个很理性的认识。”

  王丛搭上了传媒行业研究的早班车,这让他得以用更清醒更前瞻的目光审视这个行业。“当时第一批的创业板公司像华谊兄弟、蓝色光标、掌趣科技等等,我们算是最早研究这些公司的研究员。做了四五年研究员,在研究的功底和分析的框架上比较清晰。当时最看好的公司就是华策影视,经过2010年上市三年以来的接触,认为他们很有发展前景。”王丛对华策影视的高度评价,也为他日后转战华策埋下了伏笔。

  多年的研究员工作,让王丛对传媒产业有了宏观的认知,但他并不止步于此,还希望进入产业内部进行深入的探究。彼时,华策影视总裁赵依芳和董事金骞向王丛递出橄榄枝,邀他进华策影视从事战略投资、投资者关系相关的工作。于是他于2013年7月加入华策影视任首席战略官,2015年3月至2016年9月任公司副总裁兼董秘。

  王丛坦言,在华策影视这三年赶上产业大发展的三年,也赶上传媒行业牛市的三年,所以有很多机会参与行业里比较重要的投资案例和项目,包括跟海外的合作、国内的一些整合融资项目,积累了很多经验。他负责的股权投资项目包括合润传媒、高格影视、鲜漫文化、淘宝电影、万达影视、兰亭数字以及韩国四大电影公司之一的N.E.W等。

  在华策影视的这几年,王丛参与了中韩娱乐产业合作的标志性项目,获得了大量向业内顶级从业人员学习的机会。基于这些积累以及对娱乐产业长期观察思考,王丛出版了一本介绍韩国娱乐产业各细分领域的书——《韩娱经济学》。著书过程中,他更进一步地了解到不少海外成熟的偶像培养模式,并对此做了很多调研和小额投资,发现自己真正的兴趣在“海外的成熟的偶像体系培养在中国这样的一个落地”上,于是产生了创业的想法。

  王丛之所以没有选择老本行,比如回到金融机构做VC/PE投资,亦或是拍电视剧做电影,而是选择创业,是因为他认为:这个时代缺的不是钱,而是优质的项目。在他看来,打造本土的造星模式,就是一个极具潜力的项目。

  “这个事情一直没有人去做,所以我也是结合自己的研究,结合自己实际的产业经验,包括在海外积累的资源,选择了自己认为市场空间最大,目前做的人比较少,还不成熟的这个方向来进行创业。”

  王丛自2016年秋季开始筹备,于2017年年初正式成立了麦锐娱乐公司。公司定位于音乐企划制作和优质偶像团体培养,创业之初已获辰海资本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计划旗下第一个女团2017年正式出道,第一个男团2018年出道。

  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创业并不是偶然,王丛是在深度分析了现今市场的变化下做出的决定。“数字营运版权的保护加强,以前很多人讲赚不到钱,现在我们看到在很多音乐平台上,不管数字单曲,还是数字EP版权等2C付费数据,我们看到都是过了百万级的。”数字版权的价值,让王丛看到音乐市场的利润增长走势,这是他在此时选择音乐制作的原因之一。同时,王丛也注意到了,这些数字音乐平台对于一些新的艺人是很好的机会,比如独立音乐人,靠一首歌就能开个频道,不用上电视歌曲也可以得到宣传推广。

  市场对合格艺人供不应求,也让王丛决定在此时抓住这个机遇。“中国每年600部电影上映,制作1.5万集电视剧,几千集网剧,400档综艺节目,这里面对艺人的需求量是非常大的。但是中国过去20年,除了艺术院校,几乎没有任何一个体系可以工业化地生产大量合格的唱歌跳舞演戏长相具佳的艺人。”

  市场空间大,政策条件好,为王丛创业提供了优良的土壤,但公司能否茁壮成长,更是与创始人的性格、背景紧密相连。

  “第一就是我看得远,所以我愿意做前期的投入。大量的人在这个社会上都是短期逐利,而我做的事三年不赚钱都很有可能,但是经过我自己的研究和思考,长期做这个事情逻辑上是存在合理的。第二点是因为我自己背景太独特了,有过学术、研究以及实业的经历,所以可能一方面是比较商业,另一方面比较能够接地气跟行业里面这种创业的人才相融合,是蛮少见的一种搭配。第三我对风险控制比较好,因为也是做投资出身,所以我可能对于风险的认知,会更好一点,更加的沉稳一点,更加的理性一点。”

  王丛不加思索地冷静剖析自己,思路清晰,逻辑明确,在这个急功近利的大环境下能有如此慢工出细活的匠工精神,更让人肃然起敬。智者先进,远见者稳进,稳健者远行,可算得上是王丛的写照。

  谈及之前的工作经历对如今创业的影响和帮助,王丛认为主要有两个方面。“第一点就是我可能在整个战略和长期的思考布局上是做比较多思考,而且对于全球各个产业的研究,各个国家的案例的研究是比较清晰,以史为鉴,整个的思路还是比较清晰的。第二个方面就是自己在影视行业的从业经历,也使自己看到了青年偶像艺人商业价值在未来可以提升的空间,让自己坚定不移的选择了这条方向。”

  王丛一再提到,公司的造星模式是邻国成功模式的本土化。他表示,在艺人的培训层面将会复制他国经验,即“运动员培训模式”。培养艺人就像培训运动员,都需要长期的、刻苦的、科学的、系统化的训练,不论是在邻国也好还是在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是只能复制而很难去本土化的一个东西。而公司的“本土化”更多体现在音乐的作品上,艺人人设上,以及营销方法上,包括出道这样的渠道上也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些方面得本土化做。

  王丛告诉暴娱君,公司每半年会在全国主要城市进行一次“选秀”,挑选外貌、唱跳、表演等综合实力上乘的选手作为练习生培养。 “我们去年大概看了两千人,选出来2个人”,王丛说到。竞争率高达千分之一!此外,公司还通过与艺术院校、舞蹈工作室合作,业内资源推荐等方法挑选艺人。

  千里挑一的练习生将受到公司全方位的培训。王丛指了指窗外一栋楼房,“我们的练习生都是住在旁边,每天24小时有工作人员陪同,阿姨每天给他们做饭洗衣。”他补充道,“其实很多家长一开始认为我们是新设立的公司,没有品牌,对我们是不足够信任的。但是当看到了我们的团队、战略规划、场地、师资、住宿条件和我们整个的系统,包括我们的经纪合同之后,他们就明白我们是一个有匠心、愿意投入、愿意长期陪伴他们的企业,就同意把孩子送到我们这里做练习生。 这一点在国内其实蛮难的。”

  王丛介绍,未来艺人出道后的商业化渠道分为三种,第一个是线上数字音乐的平台和直播的平台;第二个是线下的演出机会,就是小型演唱会、粉丝见面会、小剧场,还包括跑校园活动等渠道;第三个就是影视的内容,包括演唱影视的OST,出演影视剧的机会。

  现在公司都是围绕今年计划推出的女团练习生的训练,音乐的制作,包括后续营销方案的准备去做。此外的任务是不断地在全国寻找未来的练习生。王丛说到:“我们希望明年男团会出来,2019年可能又有另外一个女团出来,所以需要大量练习生这样一个储备,整个公司在这个阶段主要是这两件事情。”

  对于未来国内造星行业发展趋势,王丛预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这个行业。拿五千万人口的邻国举例,每年至少有五六十个新的偶像团队出现,而中国这么大的市场规模理论上来讲应该承受更多,因为需求量更大。

  王丛认为,目前国内传媒行业急功近利的现状是“造星”面临的比较大的困难。“大家都太着急了,着急出道,着急拍戏,着急开演唱会,着急去变现,都太着急了。其实这个东西真的就是就像运动员一样,你该练多长时间就练多长时间。经常有人问我有没有秘密,没有什么秘密,告诉你科学的方法,你就不要去缩短时间,该怎么样怎么样去练就好了。”这就是王丛一以贯之的慢工出细活的匠心。

  采访临近尾声,暴娱君注意到办公室里摆放着一个宽大的木质架子,几乎占据了一整面墙,上面规规整整地摆满了各国偶像歌手的签名专辑。王丛顺着暴娱君的视线看过去,道:“将来这要全换成我们公司艺人的专辑。”话语间目光熠熠 ,神情笃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